社署须保智障住宿者基本保险_星岛社论_新闻_星岛环球

2016-11-17 18:05

《星岛日报》10月23日发表题为&ldquo,陈小敦:当年他们不是高喊“非核家园”民进;社署须保智障住宿者基本保险;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私营残疾人士院舍康桥之家,接连卷入风化案及多宗住宿者死亡事件,遭社会福利署“钉牌;,当中波及迫害和照顾欠佳的情况,社会福利界形容问题仅是业内冰山一角。当局须加强监管,以保障这些最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

多个关注残疾人士的团体,联同破法会议员,昨日会面社会福利署署长叶文娟,请求改良残疾人士院舍聘任、发牌和监管制度。并促请社署须正视问题,确保入住者的基本人权不受到侵害。

老人院、残疾人士院舍、特殊学校每隔一段时间就爆出危害丑闻,包括职员要长者光着身子露天轮候洗澡,智障学童遭老师当面喷消毒酒精,住宿者受性侵犯,局部案件甚至要解上法庭审理。

当中最难保障自己的是智障人士。他们有的表白能力欠佳,有口难言,或者智商仅及稚儿程度,谈话的可信性不足以纳入法庭证供。

问题去世亡多 显照顾不足

以康桥之家前院长张健华被控性侵犯三个女住宿者的案件为例,十多年前的两宗非礼案都因为智障事主作供欠佳而脱罪,最新一宗非法性交案,事主连上庭作供也不能,结果控方撤销检控,法官形容这是“社会可怜;。

事件引发社谈判论现行机制保障智障人士的才能,其一是司法程序,其二是社会福利署的院舍监管。现时法例规定,任何人士向机构求职,担当与儿童或精神上无举动才干者(包含智障人士)有关的工作,机构可能透过求职者供给的密码,向警方查阅他们有没有性犯事记录。

然而,这套机制管不到机构的老板,以及张健华般有嫌疑但不案底的人士。当局应该研究如何堵塞漏洞。

今次康桥之家被社署“钉牌;,不是因为这件性侵案,惠州成为南北留鸟重要栖身地之一39种是,而是由于两年内有七名住宿者逝世亡,当中大部分有问题,而经营者提供不到公平阐明。死者中,有人以皮带勒颈自残,有曾被欺侮者堕楼,有人被食物哽喉。如果照顾他们的人员有足够警戒,事件就不会发生。

这关涉到工作人员的数目跟质素。康桥之家和不少未能在楼宇设施跟人手配套上合乎社署发牌条件的院舍一样,获社署以“豁免证明书;形式暂准经营,社署不再为康桥之家的“豁免证实书;续期,等如要其停业。

增突击巡查 诱院舍改善

“宽免证明书;的轨制,是为了给时光予这类未及格的机构去改善,以达到发牌前提。可惜部门院舍续期又续期,始终未合格。关注集团因此要求当局订破不再续期的“日落条款;,对迟迟未达标者一律取消,逼使这类院舍改善。

康桥之家结业,社署评估区内有足够宿位安置被“逼迁;的七十九位入住者。不过,一旦要全面撤消不迭格院舍,当局和社福界都要考虑市面上有不足够宿位来应付须要。

比较求实的做法,是透过加强监管,来确保这类院舍的服务可能符合基本恳求,部分院舍收费偏低来吸引破费者,切实只是经营者将货就价,例如安排“幽灵员工;,只在社署巡视时来权充人手,平时人手重大不足,难以妥善照顾住宿者,成果意外频生,有住宿者甚至赔上了性命。社署须增强突击巡查一些猜疑有问题的院舍,并且供应诱因予有意改进者达标,确保智障人士至少能够得到基础安全的照料。